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天鹅悖论

我形我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吴虹飞,当代中国的堂吉诃德  

2013-09-24 01:11:37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吴虹飞,当代中国的堂吉诃德

文/璞

扫读新闻标题,时常看到“吴虹飞扬言炸建委被刑拘”,从来没有点开细看,只当整治“谣言”。没引起我关注,是因为我的浅陋,对吴虹飞没有概念。

今天看腻了首页推荐,点开了快两年没进来的名博集萃,扫了好多认识的却都没有兴趣。譬如杨澜,光明的似乎没有黑暗,太单调,没趣。又譬如李银河,曾经几乎快崇拜“他”,不是因为他是怪才王晓波的妻子,而是因为“他”所涉猎的领域。所以一度有想跑到北京投奔其门下的冲动,于是跑去南大图书馆借阅了所有“他”的著作,而读完之后,让我大失所望,所有的著作看不到她独立的思想,纯粹就是一个“拿来主义”。霎时的幻灭。让我暗自神伤。于是我安慰自己,不是“他”的思想独特,而仅仅是“他”研究的领域独特,失去一个“李先生”不遗憾。再如柴静的做作和煽情,就像朱军让人生厌。

突然看到吴虹飞,内什么,炸建委的,也赫然在名博之列,一个女孩的头像,乌黑浓密的披肩发,齐眉的刘海露出一双深邃的大眼睛,让我联想到了王菲。

难道阿飞也是一个传奇?

闯到她“家”, 貌似她是个作家,摇滚主唱,还有个淘宝店,卖音乐的。

埋头先看了她《看守所手记》,从中看出了她的坚强与幽默,更看出了她的善良——对一群最底层,最弱势,或因情感受挫,或被现实所迫,而做出一些“出格”事情的女人的同情、怜悯还有关爱。看完文章, 我的喉咙似乎更加难受,咳嗽加剧,眼睛和鼻子酸酸的,哦,没什么。那是我感冒了。还好我没有哭,因为眼泪是从鼻孔流出的。

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关注她,下午又看了《阿飞姑娘的黄段子》,其实一点也不黄,不就几个“性”、“做”、“高”、“爱”、“潮”这样的字眼。其实如若把这些字眼放在文学和艺术的高度,他们再纯洁不过了。阿飞的黄段子一点不黄,反倒尽显她的俏皮而睿智。这点颇似王菲,阿菲也不时会俏皮一下,改编周杰伦的《菊花台》,“菊花台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”,将其形容为马桶。还有最近的婚变后说的:对了,内什么,我不会出家。

冥冥中,难道阿飞也是个传奇?

晚上回来后,又接着看了阿飞的《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流在我心里》,忽然觉得这是多么优秀的报告文学,人物个个都那么鲜活,生动,让人怜悯,字里行间都参透着她对号里难友的真情与关爱。忽然觉得阿飞就是当代的夏衍,她不是去坐牢的,她就是去卧底的,就是去亲身体验那些受迫害的苦命的女性的遭遇的。从某种意义上,阿飞坐牢,不是耻辱,而是荣光。

从阿飞作品中隐约能够察觉到她的伤感、苦痛和无奈。那是源于她太过干净和纯粹的内心,与这个猥琐的世俗格格不入,不是因为这个世俗不对,而是阿飞太对了。她的思想太前卫,把凡俗远远地落在后面,一个人前行,固执的坚持,孤寂、惶恐、甚至迷茫便会左右伴随。这让我想起了堂吉诃德。

他从家传的古物中,找出一付破烂不全的盔甲,又物色了一位仆人桑丘和邻村一个挤奶姑娘,作为自己终生为之效劳的意中人。然后骑上一匹瘦马,离家出走。堂吉诃德还按他脑子里的古怪念头行事,把风车看作巨人,把羊群当做敌军,把苦役犯当作受害的骑士,把酒囊当作巨人头,不分青红皂白,乱砍乱杀,闹出许多荒唐可笑的事情,他的行动不但与人无益,自己也挨打受苦。乍看上去,滑稽可笑。但细细品味,却饱含了人最本质的东西:为了自己的目标不惜一切地去实现它。

当下,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距离,却是以前所未有的清晰与残酷展现在我们面前。堂吉诃德因阅读骑士小说而萌发成为游侠骑士,从此他走上了被世人所耻笑而又异常艰辛的道路,第一次出行被人打得动弹不得,被驮在驴背上回到村里;第二次出行最终以被人装在木牢里带回村里告终;第三次出行在被同村学士装扮的骑士打败后郁郁寡欢地重回故里,直到最终一病不起。

唐所走的道路,所选择的的人生,之所以被世人惊诧,不仅仅因为其艰辛,而主要在于其脱离现实。当一个人的目标或理想无法实现是,我们只能“深表遗憾”。而当其深知无法实现,还选择固执的坚持,那么一定有人说,“他是个疯子!”

堂吉诃德是个“疯子”,但他更是英雄。阿飞不是英雄,但她是个“疯子”。当然,无论如何无法抹杀他们是“好人”的本质。只是,物欲横流时代使他们角色错乱。难道拥有理想,选择坚守是一种罪过?

 “去年的雀巢,今年没有鸟。我过去是疯子,如今头脑已经清醒;我曾经是拉曼查的堂吉诃德;如今只是好人阿隆索.吉哈诺。但愿我的悔悟和真诚能够换回诸位从前对我的尊重。”堂吉诃德最终选择了向现实妥协。

个中的辛酸、凄凉、讽刺与无奈,不知阿飞能否继续承受?一个侗族女孩,歌手,原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记者。清华大学环境工程、中文系科技编辑双学士,现当代文学硕士,作家。对了,内什么,还一直致力于研究发明永动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5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