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天鹅悖论

我形我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艾滋,性与命纠结的背后  

2011-12-16 23:35:16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艾滋,性与命纠结的背后

文∕艾伦

《最爱》是由顾长卫导演,郭富城和章子怡领衔主演的爱情电影。讲述了染病的赵得意和商琴琴很快从相恋到相爱,在绝境中萌生的近乎看得到尽头的爱情故事。他们在被歧视凝结的冷漠和被病魔捉弄的命运面前,艰难地爱着,这种爱昭示人们,爱有多难,爱就有多灿烂。

赵得意向商琴琴抛出的一句“结婚吧,趁活着”,不管你将它理解为生死契阔的爱情,抑或只是绝望中抱团活下去的本能,然而,两个艾滋病患者依偎着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,品尝独有的爱情滋味,却不失为一种美好。对人类而言,“活着”的意义总是要大于“结婚”。

性与命的纠结永远缠绕着活下去的信念。“活着”是一切生灵的本能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《最爱》又不仅仅是一部爱情戏。顾长卫导演将这些抱着“反正都得了这个病了,也不用怎么在意”,“多活一天是一天”的患病群体,放在“如果没有明天”的预设下,将他们置于山村一座废弃的小学,从而形成了一个相对隔绝的“小社会”,意在展现那些对生活和生命充满绝望的患病群体,在貌似淡然地打发他们余生中所表现的光怪陆离。剧中陶泽如的救赎,濮存昕的投机,蒋雯丽的劣根一览无余。

尤其是赵得意和商琴琴,他俩穿着喜庆,携手揽腕,拿着没人敢要的喜糖敲开每一户人家的院门,找自己的尊严,洒最后的喜悦。顾长卫导演的电影没有大人物,有的只是一群挣扎于社会边缘的卑微群体。然而这种卑微的角色往往被赋予了可贵的尊严。赵得意和商琴琴洒完喜糖,拿着鲜红的本本大声念着结婚证的内容时的坚定和自豪,用这种看似离谱的信念来支撑着自己即将枯萎的生命。

一对身着盛装,欢心喜庆的新人,穿梭在空无一人,户户大门紧闭的巷道里,传喜讯,洒喜糖,念喜证的场景,与来自世俗的,由于无知而导致的冷漠,和由于极度冷漠所产生的歧视,形成了极具讽刺的鲜明对比。处于极端困境的人们,尚且能发出人性最后的闪光,恰好映照了这些活着的人性的阴暗面。这种冰火两重天的艺术效果,无不让人揪心和心痛。这种场景的设置,留给观众思考是,在面临极端的人生苦难时,我们该如何抉择,固化的世俗和生命的本能,究竟怎样才能达到平衡?

设想,如果死亡是一种病,我们不都是潜在患病者吗?唯一的区别就是时间的早晚而已。是的,《最爱》让人恍若产生了末世情结,而《最爱》也用“爱”抚慰了人们对于末世的恐惧和慌乱,用“爱”消解了世俗的冷漠和歧视,用“爱”最终让我们在一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8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